糖卡卡

(潤翔/JS) 請勿在會場內造成別人不便

※文中使用了160616夜會的素材


「總覺得……這一棵的姿勢好像是在芭蕾舞表演裡見過。」櫻井翔小聲地對身邊的松本潤說出對眼前的盆栽的感覺。


「是怎麼樣的姿勢?」

 

「就是它在做的姿勢。」櫻井指指眼前的盆栽。

 

「稍微看不出來,你示範一下。」

 

櫻井翔環視會場一眼,會場內的人都手拿着場刊盯着出展的盆栽研究,專心得很。他和松本潤所在的區域暫時只有他們站着,如果快速地模彷一下,應該不會被人看見。但如果莫名其妙的動作引來了目光停留在他和松本身上,即使兩人有戴口罩,亦會有被認出的危機。

 

櫻井躊躇地望見會付費入場參觀盆栽展的盡是上了年紀的人,或是些對盆栽充滿熱誠的中年人,會認出他們的人應該沒有這個雅興來到這裡。

 

於是,櫻井深吸一口氣,冒險地掂起右腳尖,舉起左腳,努力在慌忙中保持平衡,左右手在空氣中划動重置身體重心,然後仰曲身子,雙手提起,快速粗略地拉出姿勢,定格一秒後又馬上哨一聲害羞地回復正常的站姿。看見櫻井翔慌張中做出笨拙又生硬的示範,松本潤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是這個,你看出來了嗎?!」


櫻井嘟嚷地問,在如此閒情古撲的場景做出滑稽的事,他羞恥得不敢轉頭查看有否惹來目光。松本想回答他看不出來,好讓櫻井再示範一次,但他只止不住彎腰笑着。


松本笑得擅抖的身體碰撞上後面剛剛走到這個區域的一位老伯,老伯手執放大鏡嚴肅地皺眉。


松本強行收回胡鬧的情緒,但依然不免在大笑的餘韻中斷斷續續地吐出道歉,兩位青年慌亂地道歉後,櫻井神情抱歉又尷尬地拉松本離開走向下一個展品,不敢想像老伯剛才是在哪個時間點開始走過來。

 

不知道是栽種者的設計還是盆景本身經歷過的歷史所成,現場的每一棵盆栽都有不同的展現和氣息。整個盆栽展的亮點是一棵據說有超過一千年歷史的盆栽,盆栽依然歷久不衰,主辦方派駐保安看守盆栽,用圍欄隔離觀賞者和盆栽,一堆人圍在欄後遠遠觀賞盆栽。

 

兩人在一堆人中好不容易等候到前面幾圈的人觀賞完畢,站到最前方去。兩人定看了一會,開始討論起這盆瑰寶,入迷地討論它的歷史,年輪。超過一千年歷史,世上竟然有一種生命是橫跨光年,櫻井讚嘆說出自己的腦海中想到的事。

 

「一想到它都見證了一千年來的事,就覺得好厲害啊。」


「嗯。是有好偉大的歷史呢。」


「一千年前......我會是什麼呢?你說它會不會認識我的前世、前前世、或者某一世呢?好想知道啊。很有趣不是嗎?」

 

松本望着眼前的千年盆栽若有所思地默不作聲,當櫻井以為松本不會接他的話時,松本清晰地吐出一句話,才轉過頭望向櫻井的反應。

 

「如果我的前世是武士,你就是我的主公。」一生要守護的人。

 

櫻井偏過頭輕笑一聲,想回他一句「真的有在看呢」,但當對上松本的眼神後卻發現微張的嘴好像被定住,從喉嚨中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回話。剛才,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說話,那句話的回音好像在眼神之間迴蕩流轉,一聲一聲地敲響沉寂在空氣間的暖昧粒子。


周圍的人感嘆着那盆盆栽的生命,後方的人探着頭想要找個位置觀賞。唯獨兩人站在人群的最前方,互相凝視着對方的眼眸,不知凝望着的是對方瞳眸中倒映出的光點還是自己的模樣。人群仿彿都幻成光點,繚繞在兩人周圍的是醉人的沉默和清靈的氣息。


良久,空氣間好像靜默得都可清晰聽見千年來落葉的聲音,樹幹糾纏的張力,樹根深入春泥的依存。


二人迷失在光影之間,流連在彼此被放大的吐息之中。








「咳咳咳咳咳咳!!!」

 

忽爾,好像有股蠻力向傾神的二人伸去,把繚繞着兩人的氛圍扯破,強行將二人從對方眼眸的深淵裡抽離出來。


兩人若失若離地望向空氣中的變奏,很有緣地又是那位手執放大鏡,神情嚴肅的老伯,站在他們身後不耐煩地皺眉。老伯氣宇間似乎使出一股強力,不留情地將二人包裹的氛圍抹去。


老伯殘酷地停止兩人忘我的停駐,示意圍在展區又團了幾圈的人。兩人撓撓頭,不好意思地欠身讓出最前排的位置後,松本就帶着櫻井走出人群。

 

老伯終於站到被佔據了好一陣的位置上,轉身望見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擁擠的觀賞圈,手上的放大鏡映出兩人在人群下牽着的手。


「他們到底是來幹嘛的!」


老伯搖搖頭惱怒地說後,轉身舉起放大鏡認真地看起期待已久的盆栽來。






PS※可自由想像文中的芭蕾舞姿勢,我的想像如下圖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