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卡卡

(潤翔/JS)我的小孩--後話

不要臉的腦洞後話
//


「小寶寶,要喝湯湯了!來,張開口。啊~」松本潤吹吹一口味噌湯然後放到櫻井翔的嘴巴前。櫻井留意到樂室中有三雙眼晴刷一聲地齊齊望過來,於是別開頭拒絕開口。

 

「小翔要乖乖唷~還是小翔今天想轉做松本太太?」松本見狀就在櫻井耳邊低聲提醒,櫻井怨恨地瞪着松本潤張開口喝下湯。

 

因為櫻井翔擅自單方面提出分手,松本先生表示櫻井笨蛋必需接受懲罰以儆效尤。這次分開歷時半個月,但松本亦很慷慨地給櫻井自己選是要扮演松本太太還是櫻井寶寶半個月。櫻井為難地選擇寶寶一角,理由是要他化身女性跟松本姓,實在是有辱男姓的尊嚴,扮演寶寶至少還可以保留櫻井大姓。

 

松本滿意地點點頭,幫櫻井抹掉嘴上湯汁,順勢低頭親了一口,「寶寶真乖,要吃肉肉嗎?」櫻井感到其餘三人的目光,羞恥得只想立即找個洞鑽進去。 

 

松本用筷子夾起了一塊切開的牛排肉,高高舉起,「火車來了,啊~」櫻井勉強地張開口,等到牛排火車駛進嘴巴,圓圓的雙眼馬上收回原本的怨恨光波,變得閃閃發亮。把肉塞到右頰咀嚼幾下,就急不及待張口讓松本把在待機的牛肉放進他嘴巴裡,然後滿足地又塞到右頰去咀嚼幾下,就馬上張開口,一副我準備好可以再吃的表情。但見松本並沒有要開駛火車,櫻井的嘴巴就向着松本筷子上的肉探過去,松本馬上抽回手把牛肉放得遠遠。

 

櫻井嘟起嘴巴嚷嚷:「還要!」松本指着櫻井鼓鼓的右頰說:「先把嘴巴裡的吃好。」

 

櫻井不滿地奮力咀嚼口中牛肉,只要面對食物,就會像個小孩子一樣,剛剛還不情不願地配合,現在右頰塞得滿滿的,還自願張開口給餵食。松本噗哧地笑了出來,親了一下櫻井鼓起的腮幫子,「吃太急對寶寶的消化不好啊。」

 

櫻井不忿地說:「哼!又不是真的小孩子。」然後伸手去拉松本的手想搶過牛肉。

 

「不是小孩子,那就是松本太太囉!」松本不滿櫻井打破設定,就把夾住牛肉的筷子舉得高高的。

 

「隨便了!我要吃肉啦!」嘩,櫻井先生你說那麼大聲是都不會害羞嗎?還有你說的男性尊嚴在哪?櫻井先生表示尊嚴是什麼?可以吃的嗎?我現在是要吃的啦!

 

「好哇!給你吃!」松本突然爽快地妥協。「但是松本太太不是吃這些肉的喲。」松本瞇起眼睛對扭動着身體想要搶過食物的櫻井說。

 

「那是要吃什麼肉啊?快給我啦!」櫻井‧一心只想吃飯‧翔先生不知道自己正墮入陷阱而天真地問。 

 

「是這些哦。」松本伸手向櫻井的翹臀探去,手指在GU間邊緣游走,櫻井直打哆嗦伸直腰板。

 

「欸?不要!我不要!」櫻井一下子意識過來想要躲開松本。

 

「又是小翔自己說要吃肉的。」松本逮着櫻井的小辮子不放。

 

「不是!我說的是牛肉!牛肉啦!」櫻井試圖掙扎出虎口。


「但是成熟的大人就是吃這些肉啊。」松本樂滋滋地享受着因美食而墮網的小獵物。

 

「唔嗯……停啊我不要!嗯……我是寶唔……是寶寶啦!」櫻井馬上轉換角色,是我要吃牛肉,不是給你吃肉!


「可是寶寶都不乖乖吃飯飯。」松本惡意地活動手指。

 

「我……會乖哈啊……乖乖吃……飯飯的,求你嗯不要……潤……」櫻井慌張地語帶哭音連聲求饒,松本決定放過櫻井一次,不捨地抽出手,末了還壞心地揑了他的翹臀一下。

 


「嘩,還帶這樣玩的play啊!」三個哥哥在心中不得不佩服弟弟。

 

 


好不容易撑過一頓午飯,松本潤大惡魔又拉着櫻井翔坐到他的大腿上,櫻井馬上掙扎要逃走,但松本死死按住櫻井翔的腰:「要聽話,小翔不可以這樣噢,午飯後要午睡。」

 

櫻井本想推開松本,但被松本摟着腰的觸感像是提醒他午餐時的事。櫻井吸取午餐時的教訓,不敢多作反抗,愣愣地點了頭,配合地環上松本的後頸,把臉埋入松本的頸窩,委屈地開口:「潤……」

 

松本撫上櫻井的背,一下一下地拍着:「噓……睡吧。」松本的細語、背上的輕撫加上飯後的睡意令櫻井窩在他懷中開始打起午盹,軟軟地回了一聲:「嗯。」

 

「松本さん,待會錄製你要穿的服裝,我拿了兩套過來,請你……」服裝師拿着衣服走進樂室,在松本惱視的目光下心虛地吐出最後幾個字:「……試一下。」然後想用「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的方式默默地退出樂室。但還是驚動了櫻井,他從松本的頸窩抬起頭來揉揉眼睛。

  

「我去試一下衣服,要乖乖等我回來。」櫻井順從地點點頭,松本把他放到沙發上,吻了他仍在聚焦的眼睛。「真乖。」松本寵溺地笑着摸摸櫻井柔軟的頭毛,起身跟服裝師去試衣服。


當松本一離開樂室,一直在看戲的三人馬上圍住櫻井,又親又抱又揑又摸。

 

「翔ちゃん好可愛啊!」

「我也要抱抱翔ちゃん!」

「翔ちゃん!噗噗噗~看不見看不見啪!」

 

「二ノ不要揑我的臉啦哈哈!」

「哈哈相葉ちゃん你不要這樣,好癢啊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尼桑!你的看不見鬼臉太厲害了哈哈哈哈!」

 

 

當松本潤試完衣服回來看見鬧成一團的四個人,而他的櫻井寶寶正被其他三人逗弄着,他表示很不是味意,櫻井寶寶是他的寶寶!他僵硬地咳了一聲,走過去拉起櫻井,「服裝師說到你去換衣服。」櫻井用無辜的上目線表示我真的有乖乖等你回來的!松本看見櫻井寶寶的神情明白到不是他的錯,寶寶只是入世未深,哄騙道:「乖,沒事的。我帶你去換衣服。」


其餘三人在心中為櫻井默默點了一枝蠟燭,目送松本牽着櫻井的手往樂室的門走。此時化妝師正要往樂室內走,截下了松本:「啊!松本さん都換好衣服了,那你先上妝吧。」三人馬上又為壞了松本好事的化妝師點了一枝蠟燭,而櫻井則幽幽地走出樂室。

 

 


晚上,松本以「寶寶是不能夠一個人洗澡的,很危險」的理由理直氣壯地和櫻井擠在同一個浴缸裡。松本坐在櫻井的身後,雙手從後抱着櫻井,把他困於懷中。一天的勞累,櫻井亦不想多費力與松本鬥力,便靠在他的身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放鬆。

 

「櫻井寶寶是我的。」松本吻上櫻井溜溜的肩膀說。

 

「嗯,是你的。」櫻井陶醉在泡浴中回答。

 

「我不在身邊的時候,寶寶要保護自己,要小心怪叔叔。」松本看着毫無防備的櫻井認真地說。


「哪裡有怪叔叔?」櫻井忍笑問道,心想自己都三十四歲,不被當怪叔叔已經很好了,還哪裡來的怪叔叔要小心。


「我們身邊就有三個。」松本想起那三人趁他走開就調戲他的寶寶就很不甘。

 

「哈哈!他們才不是怪叔叔。」櫻井馬上意會松本所指的怪叔叔就笑開了。

 

「喂,聽好!下次不可以再給他們亂碰!」松本不滿地往櫻井腰上掐了一下。

 

「可是……他們是二ノ、相葉ちゃん還有尼桑啊,不是什麼怪叔叔啊……」櫻井的身體在松本的懷中蠕動了一下。

 

「小翔是不知道什麼是危險嗎?」松本的手開始在櫻井的身上游走,決定要給櫻井寶寶上一課下午被該死的化妝師阻止的XING教育課。

 

……

 

「喂!我不是寶寶嗎?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

「噓!寶寶你看,這裡就是小翔的小小翔,是不可以被別人碰的,碰了就會這樣……」


 ……

 

啊!到底做櫻井寶寶是哪裡比松本太太好?拜托拜托讓半個月的懲罰時效快點過!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