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卡卡

Le Petit Prince 小王子

花了幾天寫的小王子和他的小櫻樹的故事
就是想著小王子對玫瑰花的愛。
但寫到最後都想問自己在寫什麼T_T
就是「小王子之不是小王子跟玫瑰花而是小王子跟小櫻樹。」
///

這不是小王子和玫瑰花的故事。


這是一個小王子和一棵小櫻樹的故事。


小王子遇見小櫻樹的那一天,小櫻樹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樹冠只比他高出一點點。


那是一盆小王子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植物,小櫻樹和其他植物長得不一樣。他矮矮小小的,樹幹瘦瘦弱弱的,樹冠垂垂溜溜的,比起同年齡,甚至較年輕的植物,小櫻樹的身高都差了一大段。小櫻樹長得像棵小豆苗,形狀有點像個箭頭,一點都不像那些高大茂盛的植物。


「小櫻樹,你矮矮的,很像一盆小豆苗啊。」
「小王子,你也差不多,很像一隻昆蟲。」
「嘻嘻,沒關係,我們會一起長高。」



然後小櫻樹會陪小王子打鬧,有時會伸出樹枝淘氣地搔他癢,有時會扭扭樹枝逗他開心,有時會拍打樹枝彈出動人的樂聲,有時會揮動樹枝潦出一幅幅圖畫,有時會擺動樹枝教他做功課。小王子直覺眼前光禿禿的小櫻樹盛開時一定會是漫天燦爛,會是世上最好的櫻。他每天待在小櫻樹身邊,陪他聊天,陪他成長,他會整理小櫻樹旁亂糟糟的棲地,修剪阻擋他線視的翠葉,細心預備他喜愛的養分,擋住會走近他的動物。


「小王子,長高之後,有點不習慣,好像離地上好遠。」

「你是怕高嗎?」

「嗯……好像有一點。」

「沒關係,我就在你身邊。」

 


小王子依舊覺得這盆小櫻樹就是世上最好的,小櫻樹懂很多知識,小王子注意到在其他植物努力舞動爭取人氣時。小櫻樹總是在一旁吸取世界的知識,然後一一告訴小王子。小櫻樹是如此與別不同,他會舞著小樹枝唱起自己作的RAP,又會說出有趣的故事,更會知道深奧的知識。


小王子這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愛慕心情:「你懂真多啊!」

小櫻樹沾沾自喜地說:「我是懂得比較多,」隨後又說道:「現在該是你學習的時候了吧,請你也專心讀書。」

小王子有些不好意思,於是每天拿著書本坐到小櫻樹旁待著。小王子會問小櫻樹很多很多問題,有些是很困擾的問題。

 

「你怕閃電嗎?」

「不怕。」

「但你昨晚抖得葉都掉了一大堆下來。」

「那是……那是……我葉太多,很重!」

 



「你怕動物嗎?」

 「不怕。」

「但你明明就……」

「你太吵了。」


 

「我不怕高、不怕閃電、不怕動物、都不怕……」

「很厲害嗎?」

「我只是想說,我可以保護你的。」

「我才不用你保護!」

 


小王子看出了這盆小櫻樹的驕傲,但他的倔強又是如此令人為之傾倒,意氣風發的自信都耀眼得讓人不得已瞇起眼睛去追逐。小櫻樹骨子裡的高傲和學識都讓人嘖嘖稱奇,吸引了一些目光,小王子於是就宣告說:「 這盆櫻樹是我最喜歡的,我是不能讓給你們的,他是我的,我比誰都喜歡他。」

 

小王子和小櫻樹都長高了,身高依然如此對襯。小櫻樹的樹冠依然垂垂溜溜,樹幹亦長著木刺,穿了幾個洞,葉子有點發黃,好像是盆不良櫻樹。但小王子仍然毫不畏懼,伴著這盆櫻樹努力學習,看著他默默奮鬥,這會兒舞著樹枝,那會兒拿著書本,一刻不停,小王子也驚嘆於他的的拼搏。但他亦有點不懂小櫻樹的堅持,他認為小櫻樹已經夠好了。

 

「我本身就不夠好,再不努力就不行了。」

「你已經夠努力。」

「還不夠,不拼命就只會被否定。」


 

小櫻樹身上的木刺逆著風生長,似乎是對那些輕視和攻擊作出的反擊。他的認真和張狂有時會誤傷小王子,小王子會對他說的一些話看得太認真,結果使自己很苦惱。有一次櫻樹差點被毒蛇的毒液所傷,小王子很心痛。


「可惡的毒蛇,我要去找牠。」

「不要去! 」

「我可以的!」

「你先顧好自己吧。」

「你不相信我嗎?」

「果然還是個小孩,你要怎麼保護自己?」



小櫻樹的意志似乎一直都很強烈,這一來,卻使小王子感到自卑和不甘,小王子發現即使自己長得比小櫻樹高了點,也不足夠強大得讓他信任。當他決定離開小櫻樹去成長闖蕩時,他再次來到他身邊,他不忿地問:


「要是有毒蛇你怎麼辦?」

「我會長更多木刺。」

「要是沒人和你說話呢?」

「那很好,你太囉嗦了。真煩人!你既然決定離開,那麼,快走吧!」



小櫻樹是怕小王子看見他的脆弱,始終他是一盆非常驕傲的櫻樹。小王子轉身離開的時候,錯過了小櫻樹的呢喃:「對不起,希望你能幸福,我的小王子,我的確是愛你的。」

 
 

小王子開始擴濶自己的世界,他想找到變得強大的方法。他學習到很多新事物,結交了很多新朋友。他每天都有朋友陪伴,他常常會向人提起他的小櫻樹,那棵世界上最好的櫻,一臉驕傲地說:「我有一棵最好的櫻」,縱使別人對他口中「最好的櫻」不感興趣,他依然時時提起他。


 

「我有一棵最好的櫻,世界上最美的。」

「最好的櫻?可以換到多少個零錢?」

「我才不會拿他去換零錢!」

「那要最好的櫻的幹什麼?」

「那你要零錢有什麼用?」

「零錢存著存著就會變成很多零錢。」

「然後呢?」

「然後就會變得很有錢。」

「但可以令你變得強大嗎?我的櫻樹可以令我變得強大,我可以不顧安危擋在他面前,趕走他害怕的動物。但是你的零錢可以嗎?」

「當然可以!只要有人想打我的零錢的主意,我可以不顧一切抱住我的零錢,用我的尖嗓喊退想搶走它的人。」

「那你為什麼都不帶錢包出門?」

「你不是也沒有跟你的櫻樹在一起嗎?」 

「……因為我跟他鬧了彆扭。」

 





「我有一個煩惱。」 

「……」

「我有一棵世上最好的櫻,他一直都很努力,但總會受到惡意的傷害。我不明白,他可是世上最好的櫻啊!為什麼會捨得傷害他?」

「……」 

「你聽我說,你聽我說!我很想要保護他,但他不相信我。他總是覺得我是那麼脆弱,我是嗎?」

 「……」

 「所以!我決定了!我要證明給他看我是可以保護他的!我一定要變得更加強!只有這樣,我才可以保護他。你說對嗎?」

「……」

「你覺得我要怎樣做才可以保護他?」

「……」

「哼!我的櫻樹,他總是可以回答我的問題。」

「……」

「今天我不會再烤魚給你吃!」

「那個…回到櫻樹身邊不就可以保護他了嗎?」

「……」


 
 

「蛇會爬上有木剌的櫻樹嗎?」

「牠們皮那麼硬,才不怕木刺。」

「那麼木刺有什麼用呢?」

「木刺麼,什麼用都沒有,這純粹是囂張的表現。」

「才不是!櫻樹只是設法保護自己,以為有了刺就可以顯出自己的厲害……你卻認為櫻樹……」

「有關係嗎?」

「你什麼都不知道!這些年來年櫻樹都在努力裝堅強,不想被惡毒的蛇看穿。為什麼櫻樹要費那麼大勁給自己長出沒有什麼用的刺,這難道不重要嗎?如果我認識一棵世界唯一的櫻樹,別的地方都不存在,而一條蛇就這樣惡意地傷害他,這難道不重要嗎?」

「蛇有那麼惡劣嗎?」

「當然有!如果有人愛上了在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一盆櫻樹,那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時,就足以感到幸福。我的那盆櫻樹就在這世界上……但是如果有蛇傷害這盆櫻樹,對我來說,好像世界都熄滅了一樣!這難道也不重要嗎?!」

 「啊!你不要哭了,你愛的那盆櫻樹會沒事的……怎麼辦怎麼辦?啊!我跟動物都很熟,我可以知道驅趕毒蛇的方法。」

「我的櫻樹只有木刺來防禦外侮……可我還留他獨自一個……」





小王子很後悔,一直想著他的小櫻樹,會有毒蛇傷害他嗎?閃電的時候又掉了多少葉子?開花了嗎?但他很快振作起來,帶著思念和信念往一座又一座的高山爬上去。途中遇上很多新鮮事,他亦無所畏懼,不斷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接受更多的磨練。他和一路上遇見的人渡過很多時光,他會在懸崖邊肆意跳舞,在眾人面前賣力表演,在挑戰面前積極向前,在陌生事情上奮力鑽研。他一直不停歇地努力把自己磨成一個眼神淩厲的王子,即使是在一把把汗水的揮灑下,他磨練出的輪廓依然深邃得讓人眼前一亮。他漸漸少了提起他的櫻樹,壯實的身影似乎不帶半點猶豫,唯有他在隨風飄來幾塊粉嫩花瓣時的停駐,隱隱訴說著他的柔情。

 
有一天,王子來到了漫山遍野的櫻花園,芬芳氣息陣陣吹拂而來。王子瞅著這些櫻樹,每一棵都長得特別高壯,特別茂密,筆直的樹幹像是延伸到雲層,向上仰望,會看到數不清的枝椏,花蕊全部綻開,遠遠望去似乎在樹上每一個地方都布滿了花兒。成千上萬棵的櫻樹都開滿一簇簇的櫻花,有白色,有淺紅色,有粉紅色……朵朵嬌嫩動人,惹人喜愛。王子感到十分哀傷,他從未見過如此壯觀的場面,他的櫻樹即使是在春天的時候都只是零零落落地開出幾朵櫻花,枝椏瘦瘦弱弱,垂垂溜溜。

 
 

「我上一次來,想:原來這裡有成千上萬棵櫻花長得那麼好看。」

「所以你現在覺得你的櫻樹不是最好的?」

「我有動搖過。但後來我明白,對我來說,他是世界上唯一的,最美的櫻。」

「但這裡的不是更美嗎?」

「曾經我覺得這裡的更美,因為我一時忘記了,我的櫻樹是有多美,有多獨一無二。」

「你的有什麼不一樣?」

「的確這裡的都很美,而我的櫻樹是多麼令人心疼,他一直那麼努力,甚至要長刺來保護自己。這裡的都開得好美,但我不會為了它們而去努力變得強大。我的那棵櫻樹,一個普通的過路人會以為他什麼都不是。可是,對我來說,他單獨一棵就比這裡所有櫻樹加起來都要重要,因為我們陪伴過彼此,因為他是我的櫻樹。」

「那選一棵更美的再陪伴不是一樣嗎?它們也可以是你的。」

「不一樣,我要的不是櫻樹,而是他。我對這些櫻樹本來就應該無動於衷,我的停留只是因為他是櫻樹,而它們使我想起他,他一直都在我心中。對我來說,他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對他來說,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們是互相不可缺少的。我當初真不該因為他說的話而離開他跑出來,他一直陪伴我,他還那麼需要我。是我當時太年青,還不懂得愛他。」

「那你還不回去?」
「因為我途中竟然忘記了當初跑出來的原因那份愛他的心情,但現在我記起了。」




王子在回去的路程上一直忐忑不安,當初離開了他去變得強大起來,那他呢?這些日子以來他又是怎樣過的?聽說他褪去了黃葉,身上的木刺和洞都沒有了,人們對他的喜愛增加了,這樣或多或少阻止了毒蛇對他施予攻擊,這樣很好。


王子終於見到了他一直想著的櫻樹,有一種莫名的感動,眼神全是喜愛。他的櫻樹還是他離開時的高度,站得筆直,樹冠依然是溜溜的,一簇簇紅色櫻花矗立枝頭,鮮紅的花瓣像是一串串香甜的櫻桃,散發着如初見時般的幽香。


「你開花了。」

「嗯。」

「真美。」

「謝謝。」

「我遲了回來。」

「不遲,還見到花開。」


「我去過一個櫻花園,那裡的櫻花都長得好高,樹冠都好豐滿,開得漫山遍野。」

「哦……很美嗎?」

「嗯,很美。」

「哦。」

「但都比不上你,你始終是最好的櫻。」



兩對炙熱的眼神,兩對漾著愛意的笑容,此時比剛剛又鮮紅了一度的櫻瓣更要灼熱,更要耀眼。

 

"...what gives them their beauty is something that is invisible."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