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卡卡

記得翔君受訪時說過如果世界上有一種魔法,他會希望那種魔法是可以消除所有讓小孩童年不快樂的事。

如此溫暖的人,卻被別人利用他的溫柔去傷害他的溫柔。他時刻努力,因為他要對喜歡他的人表達感謝,對不待看他的人表達反省。他溫柔如水,卻只對自己殘忍。他說要強迫自己到要死,因為反正自己不會真的死。他築起來的強大,就一直被人用利器去戳,去刺探會破的點在哪。他保護別人的情緒,卻忘記保護自己的心情。他相信嵐的節目是帶給別人快樂的存在,所以他一生懸命,永遠都將恣態放到最低。被無理取鬧的吐嘈,嫌棄和批評,他一笑置之。是啊,出來混就是這樣啊,受不了,就走啊,沒人叫他出道,回去當高官的兒子啊,在玻璃心什麼。他都明白這些,所以他總是強迫自己要再做好點,要再做好點。因為他倔強,他感恩,他珍惜,他認真。

將他眨到一文不值,一巴甩在他臉上說,看!連小孩都恐懼你!又有什麼意義?無非是為了看他不知所措,拉下臉來,然後就可以博得哄堂大笑嗎?

很喜歡小孩,所以不想去批評小孩。但只想說小孩的反應不一定是真實的。小孩確實是單純的,因為他們對世界的認知不多,所以會相信世界有聖誕老人;很容易就因為得到糖果而滿足得咧嘴大笑;對陌生人沒有防備地靠近;對是非對錯不能正確判断。小孩擁有單純的天性,但亦會有存心的惡作劇,耍心機,和裝的行為,不是陰謀論,而是從觀察所得,說謊,裝好孩子,與兄弟姊妹争寵,撤嬌,做錯事大哭企圖逃過責罵,欺凌取笑同學......我們做過不少也見過不少。因為他們單純的隨心所欲,不知對錯,因此才需要家長,學校和社會的教導。不然光靠說小孩做的永遠是沒錯的,那就沒有必要強調灌輸正確價值觀的重要性,反正你們已經把小孩定位成肯定不會有壞心思。看見裝的小孩,或帶着小孩的光環去作威,我看不順眼但不會批評,因為知道他們還不懂事和是非對錯,我會循循善誘。不像別的大人會利用小孩身上的光環去傷害別人的真誠和忍讓。

不是要批評小孩,只是感覺既然有些反應和行為是裝的,又有何意義?就是故意為了一巴掌摑過去讓人發痛?不是裝的,又有何意義?就是為了把事實放在眼前捅人一刀。的確,裝或不裝,都不是應該討論的點,錯的不是小孩,是操控她的大人們。但就看不過有些人會說:小孩真的是恐懼你,你就是惹人嫌,你就是錯!又有些人會說,小孩都已經那麼恐懼你,你就快點走吧。你以為他不想走啊?事件本身是不可能讓他走,要看他受盡委屈,不然為什麼是棚內當場錄製?

我討論小孩的特性是只是想帶出,小孩不一定真的怕(你想說小孩不會裝反應?你沒看過童星嗎?演得都很精彩)。六歲的小孩已經是上小學的年齡,上小學時有誰是真的像六個月大的嬰兒般,只會發自生理和內心上的需要而哭和笑?

很討厭有些人會把這當作吐嘈點,然後哈哈地笑說翔君真可憐。你是真的有覺得他可憐嗎?你想說,節目就是要讓人看得開心,玻璃心請走。但做的人不開心,怎麼讓人開心?他包容地配合節目,不代表他不受傷,他就是覺得拒絕配合不會有人可憐反而會被討厭,才敬業地帶着無奈又不噤聲完成錄製。又討厭有些人會說太好了,小孩不害怕了!會心想如果小孩不是真的怕,哪又何來的太好了?太好了?好在成功地演完戲嗎?又看不慣有些只會關注sa粉紅,說什麼幫助害怕的小孩很像一家人,而忽略事件的不妥,忽略翔君的難堪。真的有很溫馨,有很粉紅嗎?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