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卡卡

(潤翔/JS)我的小孩

*或有後話
 //


這晚,在松本潤打出不知道已經是第幾通的電話,都被櫻井翔拒接後,終於收到他的一條短訊。

 

「有事嗎?」                                             

 

「為什麼不接電話?」一個簡單的問句,但松本同時在心中大罵:櫻井翔!你是啞巴嗎?不肯聽電話只傳短訊。

 

「不方便。」什麼不方便?根本就是在躲!

 

「有吃晚飯嗎?」

 

「吃了,要睡了。」

 

松本潤盯著手機正思考應該寫些什麼,想問他晚飯吃了什麼、現在在做什麼、今天發生什麼有趣事、今天過得好嗎……但櫻井翔一句「要睡了」就硬生生結束了這次對話,松本知道櫻井並沒有要睡,只是又在迴避他。

 

 

 

半個月前,櫻井翔和松本潤走在街上時遇見松本潤的前女友和她的兒子,大家寒暄一番。當松本知道當天是她的兒子五歲生日,便說剛好遇上,一定要送他一份生日禮物,便帶著小孩走進附近的玩具店挑禮物。當時櫻井的表情就跟平常沒有兩樣,在身邊笑笑,溫柔的說著他都要送一份給小孩。


晚上,兩人吃晚飯的時候,櫻井問了關於松本和前女友的事。一頓飯吃下來,松本都注意到櫻井不自然的表情,認定對方是在吃醋。


在回家的路上,松本瞥見櫻井眼中的悲傷,上前給了他一個輕柔的擁抱,親吻他的額頭,本以為這個舉動可以驅走對方心中的不安,卻感到懷中的人肌肉都僵硬起來,好像是在拒絕自己的安撫。

 

「潤,我們分手吧。」櫻井緩慢地開口。

 

「翔。」松本嘆了口氣,收緊了擁抱的力道,「相信我,前女友什麼的都已經是過去。」

 

「不是這樣的……」櫻井搖了搖頭,掙脫了松本的擁抱,聲音有些嘶啞哀傷地說:「你是值得更好的。你想要的,我這一輩子都給不了。」

 

櫻井一直低著頭咬緊下唇,像是試圖抑制著一道松本沒有辦法理解的悲傷,他有些著急地想要伸手拉過櫻井卻被對方躲開。

 

「我們還是分開吧,再見。」櫻井丟下一句就轉身離開,只剩下松本一人愕然地站在長長的街道上看著櫻井離去的背影。

 

 

 

松本潤煩躁地放下電話,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大口。身旁的二宮和也小心翼翼地問:「還沒跟翔ちゃん和好啊?」

 

松本不耐煩地開口:「他又不肯聽我解釋,我都說過那個只是過去!他一直避開我,我又可以怎樣?」


自上次櫻井提出分手已過了半個月,松本潤以為待幾天櫻井冷靜下來後,兩人就可以和好。但這次櫻井似乎是卯足了勁,拒接松本的來電、短訊只是短短幾個、工作上一直迴避交流,怎樣都沒有要和好的跡象。

 

二宮都看不過這對情侶的糾結,開口道:「翔ちゃん可不是因為吃醋所以才提分手的哦。」

 

松本停下喝酒的動作,旋即回過頭來問:「你知道些什麼?」似乎對方再遲疑一秒鐘,他都要拿起刀來架在二宮的頸上。

 

二宮沒頭沒尾地說道:「J好像是很喜歡小朋友呢……」見松本呈現一臉非常暴躁又不耐煩的冷臉,二宮嘆氣續說:「翔ちゃん啊,一直都覺得J會是一個好先生,一個好爸爸。」見松本的濃眉打結到一個點,又似乎是捉到重點的樣子,二宮暗暗鬆了一口氣,小命得保了。

 

 

 

『一個好先生,一個好爸爸。』

 

『你是值得更好的。你想要的,我這一輩子都給不了。』

 

 

 

 

 

櫻井翔正窩在沙發上,眼盯著茶几上的手機螢幕發呆,離提出分手已經過了半個月,松本潤似乎還未放棄。櫻井一直躲著松本的示好,他不敢接松本的電話、不敢和他獨處、不敢和他對視,櫻井怕自己會抵抗不了,又會重新復合,那麼一切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櫻井知道松本很喜歡小孩,自己都是。櫻井想像不了自己結婚的模樣,卻能夠想像到帶著小孩去公園的畫面,只是兩人註定是不會有小孩。每次見到松本在一旁陪著小孩玩耍,櫻井都控制自己不要陷入其中,但又不自覺想要加入松本去逗小孩,在短暫的玩家家酒過後,櫻井都會一片唏噓,因為這個是不能擁有的生活。


尤其那天,看見松本對前女友的兒子都一臉慈愛,眼眸裡滿是寵溺,全身散發光彩,櫻井翔仿佛可以感受到松本潤的渴望。晚飯時,聊著松本和前女友的事,櫻井突然想起如果松本沒有和前女友分手,這個小家庭應該會是屬於他的:一個妻子和一個孩子。


松本潤是應該有個小家庭的,他一定會是個好先生、好爸爸,擁有一個讓人稱羨的家庭。早上送孩子上學、回家會陪孩子玩耍、睡覺前會帶孩子說晚安、假日會開車去郊遊……櫻井描繪著一幅幅畫面,發現這些畫面裡都不應該有自己的存在,自己就好像是個第三者,闖入了別人的世界,破壞了一切的美好。


走出餐廳後,櫻井望著松本的背影,萌生了個念頭,如果松本不是和自己一起的話,他會是別人的先生、別人的爸爸,他一定會是好幸福的。櫻井翔突然覺得自己活像一塊絆腳石,一直阻礙住松本潤的幸福。

 



「叮咚……叮咚……」門鈴突然響起,把櫻井翔嚇了一跳,他詫異地望向門口。門外的人見沒人應門又再按鈴幾下,「叮咚……叮咚……」不間斷的門鈴聲打破了櫻井家沉寂無聲的節奏,逼得櫻井收回飄忽的思緒回到現實,狼狽地起身,趕緊走到玄關打開了門,猛然和門外的人對上眼。


見櫻井翔怔在原地,松本潤把手從門鈴上收回來,逕自走進屋子裡關上門,倚在門上沒說話,靜靜地看著櫻井的臉。而櫻井未預料到會在這個晚上面對松本,腦子一度出現混亂,於是僵硬的吐出幾個字打破沉默:「怎麼了?」

 

松本不緊不慢地問:「想要我去找個女人結婚生子嗎?」櫻井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單刀直入的質問讓他招架不來。

 

松本語氣依然不慍不怒地說:「從我喜歡你開始,我就知道我要的是什麼。翔呢?」櫻井望向松本好整以暇的姿態,勉強自己平靜地說出一句話:「不會有幸福的。」 

 

松本冷冷地反駁:「你憑什麼覺得分手之後,我就會去找一個女人結婚,然後幸福地生活?」松本看見櫻井緘默不言就莫名憤怒了,大吼道:「櫻井翔!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你是最近才發現你不是女人,你不可以生小孩嗎?」


突如其來的大吼著實讓人嚇了一跳,見到櫻井縮著肩膀,松本才意識到剛才的語氣有多刺。那受驚的表情看在眼裡非常的心疼,趁櫻井還沒反應過來,松本上前抱住了他的身體,把臉埋在他的頸窩,深吸了一口氣,放軟聲音反覆輕喃:「對不起,不是有心兇你的。」

 

松本將下巴抵在櫻井的肩膀上蹭著,慢慢撫上他的背。半個月來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令櫻井顯得更不知所措地僵在那兒。良久,低沉而溫柔的嗓音在櫻井的耳畔緩緩響起:「比起想要一個家庭,想要一個孩子,我更想要櫻井翔。」松本雙手更用力抱緊對方,清晰而堅定地說:「沒有櫻井翔,我就不會有幸福。」


櫻井慢慢地在柔和的愛語下從緊繃中放鬆下來。松本感覺到對方放軟了身體,抬起頭深情地將吻上櫻井柔軟的唇,靈活的舌頭輕柔地探人對方的口中,濕蠕的舌頭交纏起來,直到彼此都有些呼吸困難了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松本意猶未盡地吸吮對方被吻得紅腫的唇瓣,喃喃地說:「對我來說,只有愛和不愛,分手就只可以是因為不愛。」邊啃咬櫻井的下唇邊問:「所以,還愛嗎?」櫻井感受著溫熱的氣息,迷濛地看著眼前的人輕聲回應「嗯。」

 

 

 


松本躺在床上從後抱著櫻井,一下一下撫摸著他軟綿綿的頭毛。櫻井轉過身,對上松本灼熱的眼神。

 

「潤……」櫻井吶吶地開口。

 

「嗯?」松本竉溺地輕喙櫻井的嘴唇。

 

「不會後悔嗎?要是你後悔了,你還年輕,還可以去找個老婆生個小孩。」

 

「我找你就可以了,老婆!松本太太,給我生個小松本吧!」松本拉過櫻井的身體,讓兩人的胸膛貼在一起。

 

「我是男的!不是你老婆!」櫻井推開松本的身體。

 

「不是松本太太?」松本一臉認真問道。

 

「不是!」櫻井嘟起嘴巴別過頭抗議。

 

「那怎麼辦?好想要個小孩啊!」松本假裝失落。

 

「所以說你就去找個……」櫻井悶悶地開口。

 

「所以說!你就做我的小孩吧!」櫻井還沒說完就被松本打斷了。

 

「欸?!」櫻井一臉疑惑看向松本。

 

「不做松本太太,就做我的小孩吧!」松本一臉理直氣壯地說。

 

「……」

 

「櫻井翔寶寶最可愛了,比小松本更要可愛!」當櫻井尚在思考事情的發展時,松本低頭在櫻井臉上啵了一口。「我的小翔真的好可愛呢。」

 

「小寶寶~髒了嗎?我們去洗澡澡了!」松本一把抱起櫻井往浴室去。

 

「喂!等……不要……等…………放下我!」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