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卡卡

依賴櫻井翔的松本潤 (1)

Lofter上的第一篇文。
/


五人曾經在番組上,曾回答過一條二選一的問題,問題是會想跟二宮還是相葉結婚呢。松本潤的回答是二宮,因為二宮是個比較被動的人,所以自己能夠領著他向前走。

松本潤和櫻井翔都是個控制欲強的人。後者多是之於自己,行程編排準確至分鐘、司會前的大量準備、錄製番組的詳細流程,無非都是不想打破一向充滿計劃性的人生。櫻井翔無疑是個認真努力的人,最近在番組上因為沒有帶出預期的節目效果,他會十分懊悔自責。身為前輩,又是自己的節目,竟然要身旁的後輩來賓安慰自己。因為瞭解他的認真,就連一向在節目上昏昏欲睡的大野都會連忙安慰,阻止他的低落。櫻井翔就是一個如此全力以赴的人,認真克己,但就會放任團員們和身邊人的胡鬧,永遠都是寵溺溫柔地笑著接受。

 

而松本潤的控制欲是會擴展到他人身上,他克己,他力求完美,他還希望所有人和事都可以按照他的安排。番組上突如其來的刺激提議、演唱會上的精心編排、對團員表現的謹慎觀察,都是認真狂人的魔性。他曾經把二宮和相葉的演唱會建議書全改,更曾經因為大野不肯在演唱會表演上按照他的安排而感到憤惱。松本潤希望自己可以掌控的範圍可以說是全部,才可以確保一切都是完美。連生活都是如此,例如在演唱會前,松本潤見到大野在睡醒起來就馬上去吃巧克力蛋糕,就把他罵了一頓,嚴厲地說這只是在增肥。

 

如果說,櫻井翔的控制欲和強迫症是源於對自己能力感到的不安,松本潤的就是源於情感上強烈的不安全感和不滿足感。他會莫名地感到焦灼、感到不安、感到寂寞。

 

櫻井翔對於松本潤來說,就好像是一個心理的遙控器,一舉一動都牽扯著松本潤的情緒。松本潤試圖搶過這個遙控器,把遙控器放在口袋裡。松本潤要在生活中做主導來控制這個遙控器,以減少自己情感上因為遙控器而引起的不安 。

 

小時候的松本潤是軟軟的包子,他很依賴櫻井翔,是櫻井翔的跟屁蟲。他崇拜櫻井翔,即使是軟軟的包子,他亦有著強勢的佔有欲,他說櫻井翔是他一個人的,不會把他讓出去,他亦會跟在櫻井翔的身邊確認他的一切。

然後,松本潤的強勢和男子氣氣概越發明顯,他想要變得強大起來,擺脫跟屁蟲的身份。他害怕一直追逐櫻井翔跑的自己會被遺下、會被嫌棄、會被討厭。於是,他一心看著櫻井翔的背影而努力,希望自己可以更完美地站在他的身邊。

後來,松本潤因為缺乏安全感,害怕寂寞,害怕櫻井翔會有一天離他而去,所以自己先擅自拉開距離,想著一步一步、一點一點地習慣不再依賴櫻井翔。待櫻井翔回神過來,只發現松本潤的成熟,卻搞不懂松本潤的意圖。
  
 

但其實在情感上,松本潤一直離不開櫻井翔。他依賴櫻井翔給他的溫柔、給他的寵溺、給他的包容,無論松本潤對櫻井翔提出什麼要求,櫻井翔都會一一答應。

「吶翔桑,今天陪我去買衣服。」
「好啊。」

「吶翔桑,明天休假日陪我去看電影。」
「好啊。」

「吶翔桑,今天我們不要吃蒿麥麵了,我想吃意大利菜。」
「好吧……」

「翔桑都是穿這樣比較好看,就這樣吧。」
「真的嗎?那就這樣吧。」

兩人的相處有着最好的平衡,松本潤情感上依賴櫻井翔,雖然會不安,但就因為可以在生活上主導櫻井翔,而得到到安全感。櫻井翔亦盡可能跟隨松本潤的主導,一方面是因為松本潤在生活上都比他能處理得妥善,一方面因為明白松本潤內心的依賴和寂寞。很多時候,櫻井翔都會忍不住感嘆小包子真的長大了,松本潤偶爾會望著櫻井翔溫柔如水的眼神而露出陽光的笑容,更多時候松本潤會邪魅地牽動嘴角、濃眉一挑,發出更危險的主導慾望。

「我們來做床上運動吧!」松本潤一手拉過櫻井翔往床上跑。
「呃……我不行了,明天要收錄VS嵐啊……」櫻井翔弱弱地說不。
「翔桑是不可以說不的唷。」松本潤無視櫻井翔的拒絕。
「真是的,我會有掛壁小王子的稱號都是拜你所賜。」櫻井翔不滿地埋怨。

「乖,明天我會問NINO借按摩膏,收錄前幫你按摩一下老腰。」松本潤在櫻井翔耳根吹了一口氣。
「什麼老腰!才不是老腰啊!」櫻井翔耳根通紅地小嚷一句。

「不是老腰就聽話,乖。」松本潤輕咬著櫻井翔通紅的耳珠。

『啊……明天又會出現在MMDA對我不利的晝面了……』櫻井翔絕望地想。

 

雖然松本潤很多時候都會打破櫻井翔的計劃,但櫻井翔大多都會順著松本潤的主導,因為他永遠也無法拒絕松本潤對他的依賴、對他的崇拜、對他的任性、對他的霸道。櫻井翔亦明白松本潤的強烈主導性是源於他內心的依賴,即使自己多吃力,櫻井翔都會順著松本潤的意。

 

「翔桑可以幫我的新劇主題曲寫RAP嗎?」松本潤突如其來的一問。

櫻井翔軟攤在床上,腦中快速轉動未來一周自己的日程表:番組的錄製、嘉賓的資料搜集、番組的外景、NEWS ZERO的取材、外訪的準備、訪問的資料準備 ……

「翔桑……翔桑?翔桑!」櫻井翔回神過來就對上松本潤期待的眼神。

「可以哦。」櫻井翔溫柔地笑著。

「真的嗎?都是翔桑對我最好!翔桑的RAP是全世界最好聽的!」松本潤自豪地說。

 

「YEAH!太好了!太好了!那翔桑我們來再深入了解一下。」松本潤自顧地拉過櫻井翔脫力的身體。

「呃……不用了吧……」櫻井翔無力地叫喊,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讓松本潤又再次興奮起來。

 

好吧。有著櫻井翔的寵溺,松本潤的的依賴、任性、撤嬌、控制,好像都是這麼理所當然的。

评论(8)

热度(43)